坚守规则,是对每一个选手的最大公正——中国羽毛球公开赛裁判员专访

  • 时间:
  • 浏览:61

  “临场事实不可改变,坚守规则就是对公平的最大守护”

  吉里什·纳图 Girish Natu

  裁判长

  1999年开始做裁判,2013年担任国际比赛裁判长,参加过奥运会、世锦赛、公开赛、挑战赛等各类羽联比赛。

  “常州已经做了10年的大师赛,所以常州对于赛事的服务和组织都有着比较高的经验和比较好成熟度。“我很开心这次常州举办升级后的威克多中国羽毛球公开赛。我对这次常州的赛事的组织和服务非常满意。对我来讲,这次比赛的体验非常好。”

  

  场上所有的宣判都是基于对场上比赛事实的宣判。对于场上的宣判是临场的裁判员决定的,裁判长只会尊重临场的事实。他们并没有看到事实。所有事实都基于裁判员的判断。那么对于各类情况的判罚,裁判们都会严格遵循羽毛球竞赛规则。

  

  “对于我(裁判长)来说就是要忠于规则,维护好规则。尊重裁判员们的判罚。不可否认,有些比赛非常令人激动。我们(裁判长)也会对赛事进行关注,对可能出现的潜在争议进行格外注意和预判。最终的判罚还是基于(临场)裁判员的判断。”

  

  “有很多比赛,观众都会全情投入,比分都会打到20:19,甚至30:29这种情况有很多。我们(裁判长)会表示极为关注。本次中国羽毛球公开赛每场比赛对我来说都是精彩的,我也是乐在其中的。”

  

  

  “羽毛球运动特别考验裁判的专注力。基于事实情况,灵活的去利用规则,做出快速的合理的判断”

  郑三粮

  副裁判长

  2018威克多中国羽毛球公开赛副裁判长郑三粮来自广东,曾参加过众多国内外重大赛事,裁判经验十分丰富。执法过高级别的赛事如2008年北京奥运会、2016年里约奥运会、世锦赛、汤尤杯、苏杯及其他羽联赛事。

  里约奥运会是郑三粮作为裁判执法的最后一场国际赛事。此后便出任世界羽联裁判员考委,同时她也是亚洲羽联裁判长和国内的裁判长。

  

  “今年世界羽联对赛制进行修改。我们原来常州举办的中国羽毛球大师赛升级为中国羽毛球公开赛,是世界羽联巡回赛等级最高的赛事之一。相应的对场馆、场地设施、技术官员的配备等等都有新的要求。”

  

  

  

  

  

  选手运动员对裁判的异议是不可避免的。“一方面是,场地环境视角不同,另一方面就是,从自身的利益出发,考虑和看问题就不一样了。裁判员都是以场上实际情况为基准,根据规则去判罚。”

  

  羽球判罚中有很多很难判断的判罚,比如网前举拍拦网的判罚。对是否触碰球员头发等等,态度挑衅等等。这些判罚的尺度和标准都是严格遵循羽联规则的。

  

  “对于场上是什么情况,裁判员要敏锐的去把握赛场动态,灵活利用规则。这也非常考验裁判的专注力。“眼睛要跟着球走,这样球头是否触碰球员衣服啊,头发啊才能捕捉到。网前也才能看到是不是过网触网。”

  “本次中国羽毛球公开赛的判罚目前都还是没有球员的异议或者别的一些不满的情况。”

  

  郭太玮

  裁判员

  来自江苏的郭太玮从事裁判工作有20多年,参加过奥运会、亚运会、残奥会、残亚会,包括中国举办的大师赛、公开赛,几乎每年都参加。

  当遇到部分球员对裁判提出的意见,正常情况下是以裁判规则、裁判法为依据的,一般到了中国公开赛这种规模的大赛,参赛的运动员基本上是可以遵从裁判法。

  

  有一场球印象最深刻,“就是一个知名球星的比赛,选手比较年轻,性格很开放,所以在场上稍微遇到一点点质疑的情况,行为举止也比一般选手要开放一点、暴躁一点。”那一场比赛司线的端线和边线两位司线员都是国牌司线,是国家级以上的司线员,相当准确。当时有一个球正好打在了线上,这个球星对判罚有所质疑,做出要摔拍举动,在这种情况下,我立马把他叫过来,这种行为我要提醒你,如果再出现就要警告了”。

  

  “同场的另一个网口球,另一个球星搓了一个过网比较高、节奏比较慢的球,对方扑网。该球星的反应很快,同时举拍来阻挡这个球。如果他举拍不动,这个规则是允许的,属于正当防守。但是当时他拍子挥动了,正好他的拍碰到了球出界了,如果不出界那我也会立刻喊fault,他确实违例了,这种就是属于网口球相对比较难判断的。当然这种情况也比较少。”

  

  “赛事升级落户常州,机遇与挑战并存”

  作为一个江苏人,对在家门口举办的比赛有着很特殊的感情。常州之前举办过十年的大师赛,这次中国公开赛升级之后落户常州。“为江苏感到自豪,这是有经济基础才能举办的,没有经济基础争都争不来,常州之前的大师赛我每年都来,今年能来参加常州的中国羽毛球公开赛对我自己来说也是一种荣誉。”

  

  卢兰

  裁判员

  原女单世界冠军。在退役后难以割舍自己热爱的羽毛球,她选择以另一种身份——裁判员回归赛场,继续着自己追求羽球的梦。

  “从运动员到裁判员,对羽毛球的理解也有所变化”

  当运动员的时候也会对裁判员有看法,认为他会不会对本国的运动员更加的偏心,但当了裁判员之后发现并不是这样。

  

  “裁判都是站在一个比较中立的角度去判罚,不会说因为你是本国的或者说你是一个什么样运动员,我就会对你特别的偏心。“我现在对裁判员和运动员之间产生的各种误会都比较了解,其实裁判员也非常的不容易,也需要运动员更多的理解。”

  

  有些运动员会对裁判的判罚进行挑战,这些也是很正常的,因为运动员都想要赢球,作为裁判员就必须有一个判罚的标准,“只要自己的判罚是正确的,运动员提出任何的挑战,对你来说都只是让他继续回去比赛吧,判罚不可以因为受到运动员的挑衅而有任何影响。”

  

  “赛事升级,安排更加合理”

  以前的比赛,每逢正赛第一轮,因为场次多,周三这天的比赛对于运动员和裁判以及所有赛会工作人员来说都是最累的,“很多时候都会打到半夜,打到周四凌晨也是经常会出现的情况”。自从世界羽联改变了赛制之后,这次的中国羽毛球公开赛上下半区的比赛分两天来举行,“这样子一来,给了运动员和裁判员足够的调整和休息的时间,没有那么的紧凑,我觉得是一种合理地安排”。

  

  “在判罚上除了新规则的改变对判罚有一些调整之外,判罚上是没有任何改变,依然是按照羽毛球的规则,公平、公正地判罚。”